應部分將赴泰旅遊同學要求 第四章重播南海之戀第四章 五月下旬的某一天,三劍客在快回到家的前一條巷子口遇到了朴實龍,他的樣子垂頭喪氣,三劍客直覺不太對勁,趕忙趨向前去,問候他是否有什麼事。沒想到朴同學馬上憤怒地啐了聲: 「他X的,真是狗娘養的!」 「什麼事?…別這麼激動!」歐陽立刻好言相勸。 「我們韓國出事了!光州被全斗煥將軍鎮壓,死了不少人,連我的一位同學也受了重傷!」 「有這麼嚴重嗎?…」劭華加入了慰問。 「我原來還以為他是個愛國者,可以抗拒美國的壓力;沒想到槍口竟然對著自己的同胞,真是混漲東西!」 「要不要到我們家坐坐,大家聊聊,消消氣?」阪野也加入了「慰問團」,善意地招呼實龍。 「也好,反正我書也唸不下去了!」實龍跟著三劍客來到了咸納奇巷,進了三劍客的房間。三劍客連忙倒水、泡茶,款待這位脾氣向來不太好的大哥。 花蓮民宿 「去年十月底朴正熙大統領被殺,韓國發生混亂,全斗煥將軍在十二月中政變上台,我看全斗煥不甩美國人,以為他會是個愛國者,沒想到越來越糟,竟然以鎮壓來對付光州的民主示威活動…」朴實龍才坐定下來,就像連珠砲似地數落全斗煥的不是! 「你的家人都還好嗎?」劭華關切地問候。 「我的近親都在漢城,沒有問題;但是有不少親友還在光州,我是有些擔心他們的狀況,但情況還在發展中,並不完全明朗…」實龍面露擔心的神色, 「今天的曼谷郵報有報導這件事,但是看起來死傷人數好像並不多!」最認真看報紙的阪野想讓實龍寬心。 「你們不知道,韓國的新聞檢查還是蠻厲害的,就怕他們低報了!」實龍還是擔心。 「你現在擔心也沒用,過兩天再打電話回去問候看看吧。」劭華拍拍實龍的肩膀。 「看來也只能如此了!還要多謝你們的關心。」實龍搖搖頭嘆氣。 實龍第一次到三劍客的婚禮佈置住屋,心情鎮定下來後,四處打量了這個房子,用讚美的語氣說道:「這房間看來還不錯呵!我看你們也都處得很好,蠻令人羨慕的!」 「還好啦!…」劭華客氣地回應。 「你們台灣似乎政治上很穩定,不像韓國老是有政變!」實龍看著劭華,語氣是有些羨慕的樣子。 「看來的確是這樣,也許我們的政府比較懂得掌握思想吧!聽說你們政府還派人來學習我們的『救國團』呢,因為台灣的學生放假都在參加休閒和運動,韓國學生卻都在搞示威遊行,聽說你們政府很頭大!」劭華試著拉近了和實龍的距離。 「是啊!我們韓國應該向你們台灣多學習!」實龍有感而發地感慨。 「別這麼說,中韓本來就是『兄弟之邦』,應該要互相學習的!」劭華馬上補上客套話。 沒想到,朴實龍卻露出了不悅的臉色,向劭華反問道: 「你說『兄弟之邦』?那麼誰是『兄』?誰是『弟』呢?」 「這…」劭華沒料到有此面膜一問,愣了一下不知如何回應。 「你知道,我們韓國人最討厭你們中國人說這句話!你們中國在歷史上欺略韓國多次,卻老是要和和我們稱兄道弟,我們很不是滋味,你知道嗎?」 「是的,我懂,其實說這句話沒有指涉誰是兄、誰是弟,只是表達親切的意思,你們也不必太介意!」劭華試圖再拉近關係,繼續說著: 「其實韓國和台灣的關係很好,每年輪流在台北和漢城召開部長級會議,你應該知道吧!蔣介石訪問過韓國,朴正熙也來過台灣,沒錯吧?」 「你別提朴正熙了,他和蔣介石一樣,都鎮壓民主!」實龍似乎對朴正熙頗為不滿。 「…當然,鎮壓民主是不對的,但是他們對經濟發展有貢獻,也是事實啊!反正,這兩個人對自己的國家應該至少是『毀與參半』吧!」 實龍忽然眼睛一亮,有點神秘地對著三劍客說: 「你們可知道,我們韓國人是怎麼解讀朴正熙的死亡嗎?」 「…怎麼說?」劭有巢氏房屋華的興趣來了。 「你們聽過『測字』嗎?」實龍掏了一枝筆出來。 「香港和台灣都有,沒想到韓國也有,不知道日本有沒有?」歐陽偏過頭,對著阪野問道。 「應該也有,只是我不太懂!」阪野回應說。 朴實龍將「朴正熙」三個字寫在紙上,然後眉毛一揚說道: 「『朴』字的右邊是說,我們來幫他卜個卦;左邊的『木』是說他在位十八年。」 實龍繼續點著「正」字說: 「『正』拆開來是『一止』,也就是『時間一到』的意思。」 他最後指著『熙』字,微微露出笑意說道: 「『熙』的上面,由右到左是說『自己的大臣』,下面四個點是指火,也就是『開火』的意思。你們都懂了嗎?」 劭華和歐陽面面相覷,驚訝於韓國人將測字發揚地如此爐火純青;阪野則還在皺著眉頭,思索著「熙」字的奧妙之處! 實龍看到劭華和歐陽的訝異之情,頗為得意。隨後,他看到劭華的床上掛著曾是小型辦公室歐陽的那部相機,狐疑地問道:「我記得這部相機過去是歐陽的,難道現在變成了劭華的嗎?」 歐陽面有難色地回應:「我把它賣給劭華了!」 「這麼好的相機,幹嘛要賣掉?」實龍不解地問道。 「他浴室去得太勤快了!」阪野笑嘻嘻地挖苦歐陽。 「咦?來這麼久了,難道劭華和阪野難道不去嗎?」 「阪野也會去,但劭華是堅持不去的。」歐陽向實龍透了了三個人的秘密。 「劭華,你幹嘛不去?那你們能住在一個屋簷下嗎?」實龍不解地問著劭華。 「實龍,別為難劭華。我們相互尊重彼此的選擇,感情也很好,沒問題的!」阪野打著圓場。 「實龍,你們韓國應該也唸過孔夫子說的『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』吧?」劭華對著實龍,準備開始反擊。 「我們當然知道啊!所以呢?…」 「因為我希望未來的妻子是貞潔的,所以我也希望維持貞潔到結婚!」 實龍聽到劭華的回應,幾乎不敢裝潢相信自己的耳朵,馬上回應說: 「劭華,你們台灣還講究這一套嗎?時代不同了,但你們似乎中了孔夫子的毒太深了!」他望了劭華一眼,接著說:「劭華,你要保持貞潔到結婚?…你認為你未來的妻子也這會樣期待你嗎?…她希望看到你結婚時,什麼都不懂嗎?…這樣像個男人嗎?注意,我是說『男人』,不是『男孩』喔!」 劭華聽得啞口無言,明知這種推論屬於「大男人主義」下的邏輯,不能說是對的,但同為男人又難以辯駁,簡直就像一個沒犯過錯,卻被人責問的孩子一般;歐陽則頻頻點頭,對實龍甚表同意:阪野則是一下子點頭,一下子搖頭沈思,場面忽然變得有些尷尬…。 實龍有點不好意思,看了看錶說:「抱歉,打攪太久了;我妻子大概蓋已經做好菜了,我要回去吃晚餐了!」 三劍客送走了實龍,心照不宣地相互笑笑,劭華藉機想要損損歐陽、扳回一城,開口問道: 「『浴博士』,聽說有一種『身體烤肉食材按摩』的洗澡法,你可有經驗?」 「當然有啊!不過,這其實沒什麼好洗的!想想看,胸部塗上泡沫,然後在你的身體上磨挲一番,除了引起你的慾望,要求『額外服務』以外,會有什麼按摩效果?」 「你的意思是,除了『身體按摩』以外,你就不會被刺激出來『額外服務』了嗎?」劭華用質疑的眼光直盯著歐陽。 「也不能這麼說啦,這種地方,沒有『額外服務』的話,就像洗頭洗了一半,那種感覺你想想看!…」歐陽面有難色地回應。 「看來你果然是經驗豐富,以後不叫你「浴博士」,就叫你『慾博士』算了!」劭華抓到歐陽的小辮子,看來是不會輕易饒他的。 阪野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,對著劭華說道: 「劭華,其實你不用這麼排斥泰國的按摩浴,有些標榜正統按摩、沒有色情的浴室,是值得你去嘗試一下,擴展視野的!」 「如果真的有,我當然願意嘗試看看!」 「太好了,你願意的話小額信貸,我們今晚就為你找一家正統的泰式按摩浴室,見識一下泰國的傳統按摩,怎樣?」 「沒問題,今晚就去!」劭華很乾脆地答應了,他認為這不違反他的原則,也可以減少歐陽和阪野的尷尬,強化三劍客的感情。 晚餐後,歐陽帶路,到了拉瑪三路,找到一家頗具規模的浴室。歐陽招呼劭華入場,在透明櫥窗後的上百位小姐中挑了一位劭華中意的浴姐之後,就和阪野離開現場,轉往別家去了。劭華和這位浴姐進入了房間,浴姐放妥熱水,示意劭華脫衣入池。劭華打從十多歲開始,就沒在女人面前寬衣解帶過,猶豫了一下,咬緊牙根脫光了衣服,進了浴池躺下…。 浴姐將浴粉泡入水中,將池水打出泡沫,塗抹在劭華身上。劭華緊閉著眼,緊張地「享受」著浴姐的搓洗服務。浴姐動作細膩,搓洗詳實,連劭華的敏感部位都不放過,讓劭華起了生理反應;劭華以手勢示意夠了,浴姐這才放了劭華一馬!劭華大感驚駭:這種洗澡法,有土地買賣幾個人受得了呢?… 洗完之後,浴姐為劭華擦拭過全身,要劭華平躺在一張單人床上,開始為他進行按摩。浴姐的手勁很足,從腳底逐漸按到小腿、大腿、鼠蹊、上肢、背部、頸部、頭部。按摩的部位不少是屬於經脈部分,讓劭華渾身舒暢不已。正在享受著通體舒暢的快感時,劭華驚覺房門上有個極小的窗戶,外覆的小片布窗簾被撥了開來,一隻眼睛正由外往裡盯著室內!看得劭華大驚起身,浴姐以手勢示意沒事,劭華這下才意會到:那是在檢查室內是否有「違法行為」,躺下身來繼續接受按摩。… 回到家來,劭華才由歐陽口中得知,那家浴室是曼谷最有名的傳統按摩浴室,生意非常好,晚去的話還會找不到房間呢。從此,劭華也成為它的常客,每月總會去個兩三次,抒解運動或燠熱下的疲勞。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21世紀房屋仲介
創作者介紹

fy29fyof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