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攝影協會一般特別歡迎領導幹部入會”,靠他們可以輕鬆籌錢、辦事領導們的創作水準,“大多還是停留在感觀感受層面”領導幹部的“雅好”,落馬時卻往往成為“雅賄”的例證
  9月21日,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了河南省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、副主任秦玉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接受組織調查的消息。除了主政河南省公安廳9年的經歷,秦玉海“中國攝影家協會理事、河南省攝影家協會名譽主席”的身份引人註目。
  事實上,在落馬官員的腐敗案件中,曾多次出現攝影這一“雅好”的蹤影。攝影與官員究竟發生了哪些“化學反應”?那些獲得了高度贊譽的“官員攝影家”,又是怎樣煉成的?
  因“愛好”戴上“大家”光環的官員並非秦玉海一人
  9月22日,秦玉海在河南省人大的辦公室已被貼上封條,工作人員三緘其口。距鄭州北60公里的焦作市,是秦玉海擔任過市長、市委書記的地方,一些幹部群眾對秦玉海被“雙規”表示驚愕。
  秦玉海2011年7月曾接受某媒體採訪稱,“到焦作工作後,因為工作需要而愛上攝影。”1998年底,秦玉海焦作任職時提出“由黑變綠”,開發歷史文化資源,重點發展旅游業的城市轉型發展戰略。“實事求是地說,他拍攝風光照片宣傳推介焦作旅游是有成效的。”焦作一位從事旅游工作的幹部說。
  資料顯示,秦玉海在任焦作市委書記期間,曾舉辦“2002中國焦作山水國際攝影節”,在這個節上,秦玉海成為中國攝影家協會理事。2005年,秦玉海獲全國攝影界最高獎——— 組織工作金像獎;2007年他在中國美術館舉辦《真水無香》專題攝影展,作品被中國美術館收藏。同年,其《真水無香》系列作品獲全國攝影“藝術創作金像獎”。
  事實上,因為個人“愛好”而受到業界追捧、戴上“大家”光環的官員,並非秦玉海一人。
  例如,今年2月,武漢市燃氣集團、天然氣公司原董事長張民基因濫用職權、貪污、受賄,在武漢市中院二審被判有期徒刑10年6個月。在其受賄的30多萬元財物中,其中包括8萬多元的攝影器材。
 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,張民基熱衷攝影由來已久,不僅是武漢市一些行業攝影協會會員,還出任集團內部職工攝影協會的副會長。其作品不僅經常出現在企業內部刊物中,還在湖北省攝影家協會主辦的攝影藝術展中獲過獎。
  讓領導入會,靠他們的關係可以輕鬆籌錢、辦事
  據專業人士講解,秦玉海的“真水”系列獲獎作品,“是利用8x10的大畫幅相機膠片所擁有的較高寬容度的特點,呈現出水與光的抽象之美”,而這種哈蘇大畫幅、中畫幅相機僅機身就需二三十萬元,相配的長焦、廣角鏡頭也要數十萬元,其所用的專用反轉片膠片,也相當昂貴。
  這些價格昂貴的器材是由誰出資的?有知情人說,秦玉海早年拍攝焦作山水使用的設備,是河南雲台山景區管理局、焦作雲台山旅游發展有限公司等單位配備的。“用旅游部門提供的器材拍攝,拍的作品用於旅游景點推介,說起來似乎也合理。”不過,2011年7月,秦玉海在接受《中國攝影家雜誌》訪談時則公開坦承,攝影器材上由“他人”提供幫助。據瞭解,這個“他人”是一位在當地很有名的商人。
  焦作市攝影家協會的會員告訴記者,起初,秦玉海的攝影水平並不高,但是他很感興趣,非常努力,不分春夏秋冬,在周末和節假日常與當地攝影專業人士一起進山採風,切磋技藝,因此提高很快。
  河南省公安廳一些幹部稱,受秦玉海影響,公安廳有幾名領導幹部也成為攝影“發燒友”,有的專門拍鳥,有的專門拍花草。一到周末和節假日就出城採風。
  攝影被公認是一項花費不菲的愛好。業內人士說,以目前高端的尼康單反相機為例,兩台D4s機身配備“大三元”鏡頭組合市場價格為13萬元;如果再配齊高級鏡頭、閃光燈、獨腳架、三腳架、UV鏡、存儲卡等附屬設備,全套市場價格至少25萬元,相當於一輛大眾中型高配轎車的價格。
  一位攝影圈內人士說,由於攝影既擁有高大上的“硬件”可以炫耀,又包含一定的文化審美含量能夠加分,所以,近年來在官員圈子裡非常時髦。不過,作為官員,花25萬元買輛私家車可能捨得,但是能捨得花同樣的錢,自費買一套攝影器材的卻很少。
  中國攝影家協會理論委員會副主任鮑昆曾提到,某地政府在一次採購中,為該市夠級別的領導每人買了一臺佳能5DMarkII相機。而當時該相機售價在2萬元左右。
  另外,一位新聞攝影師告訴記者,玩攝影的官員往往通過各類官方和民間的協會搭台,形成一個“沙龍”或“官雅圈”。他們結伴採風、辦會出展,成為近年來攝影圈裡最活躍的分子。
  然而,加入這樣的“圈子”是有條件的。首先,玩攝影最主要的是玩器材,攝影器材不僅昂貴,而且更新換代速度快。過去,新聞媒體專業攝影記者用的設備都是行業中最領先的,但現在,領導幹部手裡拿的絕對都是超一流的“器材大腕兒”。此外,攝影創作活動需要跋山涉水,有好車是必然的要求,而這對於官員來說更是小菜一碟。
  由此,攝影協會成為近年來發展最快的民間組織之一。一位攝影界專業人士告訴記者,現在,不僅各省份有影協,連縣一級都熱火朝天地成立攝影組織,不少行業也紛紛建立攝影協會,粗略估算,全國至少有2000個攝影機構。“攝影協會一般特別歡迎領導幹部入會,還往往會推舉他們當會長、副會長。”據這位專業人士透露,讓領導入會特別有利於開展活動,靠他們的關係可以輕鬆籌錢、辦事。尤其是一些地市級以下的攝影機構,沒有正規編製,純屬於民間組織,更急於吸引當地領導入會進圈。至於領導們的創作水準,“大多還是停留在感觀感受層面”。
  在位時是“雅好”,落馬時成“雅賄”
  在攝影活動中,領導幹部肆意利用公共資源耍特權的現象並不少見。一位攝影愛好者說,他曾親歷一年冬季在三門峽黃河濕地拍攝天鵝,有位“大人物”竟然動用了當地的警用直升機,結果直升機的噪音驚擾了天鵝,天鵝飛走了,以致半個多月都沒有再出現理想的場景。
  更值得註意的是,領導幹部的“雅好”,落馬時卻往往成為“雅賄”的例證。有消息稱,在秦玉海被談話期間,曾退出價值數百萬元的攝影器材。有知情人說,在秦玉海被“雙規”前,他所在院落的武警和保安曾不止一次揀到被“遺棄”的相機鏡頭等攝影器材或配件。
  一位與秦玉海相熟的攝影愛好者說:“至今,焦作在全國各地投放的宣傳廣告和宣傳品,採用了大量秦玉海的攝影作品。據我所知,秦從未拿過稿費,但是,是否以其他形式回報就不知道了。”
  據辦案人員透露,因嚴重違法違紀、正在接受調查的鄂爾多斯市原副市長王會師就有攝影雅好,辦案人員從其家中搜出十幾部價值昂貴的攝影器材。
  而翻開張民基受賄的攝影器材清單,堪稱專業攝影“發燒友”配置。其中不僅包括專業攝影記者常用的佳能頂級單反相機EOS1DSmark3,便攜的5Dmark2,以及從27mm到400mm焦段的4個鏡頭,還有一部價值數萬的哈蘇專業單反相機和4個哈蘇鏡頭。這些貴重的專業攝影器材,無一不是其下屬企業或合作商向其“進貢”的。
  除了器材,攝影作品的出版、辦展覽也存在大量貓膩。有業內人士透露,官員有時會將攝影作品出讓,出版明信片、影集、郵票,再由利益相關方出資購買,然後通過收取巨額版權費實現利益輸送。而作品的作者因通常使用化名,一般很難察覺。而個人到各地辦展覽,要出場地租用費,一般至少需要數萬元,這些則多是由企業贊助的。
  在張民基的案例中,他利用職務便利,違規使用公款製作個人攝影集。法院查明,張民基委托合作廣告商,先後製作50本他的個人攝影作品集,花費的近3萬元都是在天然氣公司製作展板等業務費用中處理。而這家廣告商,便是張民基引進天然氣公司承接宣傳裝飾業務的企業。
 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廉政研究院院長喬新生教授說,工作之餘,拍攝一些關註社會、環保、民生等好題材的作品,既能推廣當地的文化,也能增加領導幹部的修養。但這個“雅好”有一條紅線,就是遵紀守法,公私分明,堅決不能讓“雅好”變成“雅賄”和“雅腐”。
  (據新華社電)
  (原標題:官員“攝影家”是怎樣煉成的?)
創作者介紹

fy29fyof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